学校首页 | pt真人平台 | 思政网 | 南工电视 | 旧版入口
当前位置新闻中心首页 >> 新闻中心 >> 南工人物 >> 正文

[通讯]电量满格的“老”教师——记校第十三届师德十佳、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程可老师

时间:2020-10-16 来源:pt真人平台 作者:朱琳 摄影: 编辑:张好雨 上传:
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中查看。

“教书育人的老先生”“邻家奶奶”“制图之光”,一提到程可老师,上过她课的学生们都喜欢把她和亲切、权威联系起来,权威本与亲切无缘,却在程可身上,巧妙地融为一体,编织成一段跨越38年的高效课程之旅。

老课堂上的新办法

自1983年以来,《工程制图》就是程可老师的“主战场”,每周12-16节课的高强度,没有给她带来丝毫倦态,反倒累积成细节的宽度、专业的厚度和创新的高度。

机械学院2018届毕业生陈野风对程老师的第一堂课印象深刻。“一走进教室,就看见一位精神矍铄的女老师站在讲台上从容地准备着教具,我们赶紧低着头往里面走,她看我们进来了,很和蔼地向我们微笑。”陈野风记得《工程制图》是大学的第一堂课,也是大学里唯一一堂第一节以“写字”为内容的课,他记得当时大家都偷笑了起来:“我们都考上大学了,还能不会写字?”程老师仿佛洞悉了大家的疑惑和不解,便抬高了嗓门:“图纸是生产中重要的技术文件,容不得半点差错,每个字、每个数都要写准确、写清晰!”这一句掷地有声的教诲一直是陈野风求学路上的重要指引。如今,已经保研本校、硕博连读的他依然记得那节课堂上的一笔一划和字字叮咛。

其实更多的时候,程可还是在叮咛自己:“怎样才能更好地提高课堂效率,把我的叮嘱转化成他们的知识和能力?”2016年一次偶然的机会,程可接触到了“对分课堂”,一种将教师讲授与学生讨论相结合的新型课堂模式,随即,程可便重构课堂过程为递进的讲授、内化吸收、讨论三个过程。如果给程老师的对分课堂画一幅群像,每一次都是齐刷刷的统一姿态:第一次课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,学生们同款好奇状眼神流淌着求知欲与兴趣感;课后奋笔疾书式埋头翻阅,学生们一致求索状姿势书写着拼搏与力量;第二次课一番唇枪舌战之后条分缕析,学生们全部举手跃跃欲试让人看到希望。

2016年12月,第一次对分课堂“试验班”成绩下来了,程可欣喜地看到其所带对分班平均分高出同专业班级成绩12%以上。“作为老教师和老课堂,更要想新的办法来激活课堂,激发学生的学习能力。”上了38年工图课的程可,在将近花甲之年选择再次出发,她说有种“刹不住的感觉”。

60后与00后的拥抱

有时候,“刹不住的感觉”还有程可教过的学生。新年伊始,学院办公楼里,机械类1804班董思驿一出电梯门便看到了一学期未见的程可老师,她猛地扑了上去,紧紧地抱住程老师,送了个满怀。面对这突如其来的拥抱,程可是又惊又喜,再次回忆起这件事,内心仿佛还有一股暖流在涌动,“我想这是对我的一种认可吧。”

董思驿说,自己是因为大一上了程老师的课,才深深地喜欢上车辆专业,“程老师上课非常用心,除了能把课本内容讲得通俗易懂,还能帮助我们克服一些学习上的惰性,培养我们学习的自主性。”2016年,在学校全面布置手机袋之前,面对上课爱玩手机的学生,程可每次上课都安排装上手机袋供学生使用,“有的同学带了两个手机,但也没能逃过我的手机袋。”说到与95后、00后大学生的交往,程可颇感不易,却从不妥协,从不放弃自己对每一节课堂的负责与坚持。

早在2013年,程可就意识到,在高考模式下成长的这一代学生,自主学习能力欠缺,“工程制图是机械学院大一新生的第一堂课,我觉得我有这个责任做好引导,帮助他们提高学习积极性。”于是,接下来的两年内,除了上课时间,程可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编写教材上,从早到晚,有时一坐下来就是周末两个整天,常常坐到两腿发麻站不起来。如今,这套《机械制图》《机械制图习题集》已经经历5次印刷,18000多套教材陆续在南工大、苏大文正学院、江苏理工学院、南京铁道职业技术学院等多所高校的课堂上使用,还相继拿下中国石油和化学工业优秀出版物奖(教材奖)一等奖和中国机械工业科学技术奖(科技进步奖)三等奖。授课老师夸它编排合理、结构严谨、有很好的可读性。学生直接用成绩“说话”,2017年一名不及格、补考也没通过的学生,重修时放弃了原教材换了这本新教材,期末考了89分,随后几学期都有重修生“逆袭”的故事上演。

就是这样一位对学生严苛要求、对教材精益求精的老教师,却在学生新需求、新习惯面前,不断地选择“妥协”,又在新技术、新方式面前,不断地摸索“前进”。疫情期间上网课,程可一开始是用手机给学生拍录播视频,学生反映互动效果不好,程可便向学生“请教”,随即转到用学习通进行直播,后来学生反馈使用不方便,她又去下载了腾讯会议,此间,只要学生反馈使用效果不好,她便不断地摸索新的途径。

顶峰的状态与出发的姿态

当问及程可老师“为什么会选择教师这个职业”时,她思绪飘转,一瞬之间溯返时空。程可说,之所以当老师,一开始是服从分配,不过在工作十年之后,有机会改变职业时,却发现自己已经彻底地爱上了这个职业。

1983年,刚毕业那会儿,程可任职于南京市的一所成人教育学校,因为没有受过专业的教师培训,又面对一群比自己大十多岁的学生对象,程可感到十分困难。情急之下,她唯一能想到的就是,把自己当成学生,去上课取经。拿出45元工资的一半,跟着原南京化工学院老制图教师陈宏文的一个班上课,每周四节课,一学期下来,一节不落地听完,一字一句地模仿,程可渐渐学会了怎么给学生上课。连授课老师本人都被程可的坚持与责任打动,程可说:“陈宏文老师后来就让我别缴费办手续了,直接去听他的课。”

37年后的今天,程可被学生亲切地称为“制图之光”,一提到程可老师都是急不可待地表达自己的喜欢和钦佩。2019届毕业生宁云志大一的时候工图勉强只拿70分的后位成绩,但在2019年的考研中却取得了138分的好成绩(满分150分),他说:“大四考研复习中,一遇到工图难题,我便想到了大一时的程老师,她总是事无巨细地给我耐心指导。”对2019届毕业生覃富权而言,作为一名外企的产品工程师,工图已经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,他心怀感激从程可老师身上学到的点滴,“上学那会,我参加制图大赛和机械创新大赛,私下请教程老师,程老师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经常利用晚上和周末休息时间通过QQ指导我,她解决问题的方式、对待工作的态度也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我。”

“我一直怕自己做得不够好。”每每看到学生给自己的评价,程可总是一边在心里甜开了花,一边又不停地提醒自己,要不断进步才能更好地指导和影响学生。制作微课参加比赛屡次获奖、申报主持教改项目推陈出新、组织指导各类竞赛屡创佳绩,程可忙碌的样子,让人无论如何也不能将她与即将退休的人物形象联系起来,而谈起退休,她也不希望把“退”与“休”连接起来,她笑着说:“我希望的状态是退而不休,继续为工图教学发光发热。”

朱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