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首页 | pt真人平台 | 思政网 | 南工校报 | 南工电视 | 旧版入口
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>> 新思政网 >> 思政教学 >> 学习交流 >> 正文

高校政治课现状调查

时间:2007-04-25 来源:pt真人平台 作者: 摄影: 编辑: 上传: 阅读次
二维码

扫描二维码,在手机中查看。

坐满百余名学生的教室内,十几台笔记本电脑显得特别“扎眼”,有人在浏览网页,有人下载电影或网络聊天。认真听课的学生屈指可数,大多数不是睡觉就是在看英语书。这是4月中旬位于北京市海淀区一所高校思想政治课上的情景。

  这样一堂面向不同年级不同院系学生的思想政治课,并没能引起多少学生的兴趣。类似这般的沉闷气氛,在部分高校的政治课上已经司空见惯。

  “学生不欢迎,老师没兴趣”,一段时间以来,这已经成为一些高校“两课”的一种常态。

  来上课仅仅是因为怕点名

  “现在的思想政治课太难上了,我们老师感到很茫然,甚至很痛苦。”北京某高校一名教师表示。年轻教师陈华(化名)为此专门投书本报。他在信中提及一件事情:“寒假刚过,我在给大学二年级学生上第一堂课时,首先问他们人生的意义是什么。没想到,问题刚提出,就传来一阵笑声。我向讲台下面望去,发现一名女生正翻着白眼看着我,脸上带着嘲笑的神情,还有几名学生脸上也带着无所谓的样子。”

  他在信中还说,下课以后,一名学生匿名用英文给他写了几句话,大意是:我要享受生活,做我认为对的事情,这就是人生的意义;我只做我的,让别人去说吧。

  这让他颇为不安。那天夜里,他失眠了,想了很久。教师的责任感和使命感,使他不能对这样的事情无动于衷。

  作为一名高校政治课老师,他有责任引导学生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价值观,但令他尴尬的是,学生似乎并不买账。他所带的研究生到课率很低,赶上年级评课的时候,学生才不敢缺课。

  4月18日下午,在这位老师面向大二学生的政治课上,学生大多各干各的:前排的一名女生在睡觉,还有人在做英语作业或听着MP4,后排传来吃零食的声音,旁边一名男生正百无聊赖地翻看小说。只有老师说要提问时,学生们才慌忙翻出课本。

  一些到课的学生表示,来上政治课不为别的,只因为怕点名,“缺课被抓的话会影响期末成绩。”

  记者采访了多所高校的学生,多数人表示,他们上过的思想政治课,大多也是这种情形。

  正在进行的高校“两课”新课改,其目的在于增强针对性,提高大学生们对政治课的兴趣,增强思想政治教育的有效性。但显然,仅仅靠课程改革是不够的,政治课要上好,让学生爱听,还需要更多配套的改革措施。很多大学生都表示,教师因素尤其关键。

  此前,教育部社科司负责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,“教学效果的好坏关键在于教师的理论功底和教学艺术,教师队伍如果不行,教材再好也很难达到理想的教学效果。”

  在采访中,大部分学生都表示,他们听不听课,多半取决于任课老师讲得好不好。

  清华大学人文科学实验班一名姓周的同学说:“一门课是否吸引人,老师的因素占到了50%以上。讲的有意思的老师,大家还是爱听的;而一个水平一般的老师,自然不能吸引学生的注意力。”

  

北京大学
社会学博士生夏循祥则表示:“读书读到现在,我一直对政治课很有兴趣,遗憾的是,真正能把政治课讲好的老师太少。”

  一名学生在写给教师的信中说:“在我近十年上政治课的感受中,我没有从政治课或政治老师那里得到能鼓舞自己、激励自己的东西。在初中,由于中考没有政治这门课,我们初中的政治课时间几乎被主课占满了,政治课老师的样子我完全记不得了。在高中,我曾遇到一位很年轻的政治老师,她的青春与朝气十分感染大家,因此我那学期的政治课上得很好,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她教的马克思主义哲学的相关知识。上了大学,我上了一系列政治课,我悲哀地发现,大学里只靠分数衡量学生的现象比高中还严重。难道我们的思想道德修养仅仅是靠那几分能衡量的吗?”

  毕业于武汉某高校、现在香港中文大学读研究生的崔姓同学也说,记忆中他本科时很不喜欢上思想政治课。“我想是因为理论没法联系实际吧。老师讲授的知识太过理论化,考试模式太死板,一到期末我们就背书应付考试,完全靠短期记忆过关,之后就全都忘记了。”

  上海财经大学曾对700名在校大学生就有关“两课”教育教学的心理感受,进行了无记名的问卷调查。在谈及心目中的理想教师时,学生们认为首先要有“人格魅力”,其次要“善于调动学生积极性,注重与学生的沟通”。

  清华大学人文社会科学“两课”教学部主任艾四林认为大学校园里有很多备受学生推崇的“名师”,这些老师在课堂上往往都能获“满堂彩”。“根本上还是要提高教师的教学水平、学识水平、政治素养,以理服人而不是以权压人。此外,老师的个人魅力也起到一定的作用。”

  影响学生对“两课”兴趣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老师讲课缺乏互动。北京某大学中文系一位大三女生说:“我们大多数人都是把思想政治课当成自习课来上的。大班教学,一两百人在一间大教室里,老师和学生之间很难做到双向互动。”

  这一点在记者旁听的某高校的政治课上得到了证实,百人的大课,一名教师拿着话筒讲,偶尔点点名,但只能说“第几排第几个”。往往大家数了一阵后,才有同学慢慢站起来。

  这名教师一个人讲得久了,可能觉得有些异样,就说:“话筒怎么这么闷啊,我要是歌唱演员用这个话筒唱肯定砸了。”他大概想活跃一下气氛,可并未引起学生的反响。

摘自《中国青年报》